川盐古道上,寻找“风景歌”中的令牌石

民歌舞蹈信息来源:恩施大硒网编辑:李兴志发布时间:2017-12-14 10:11:22
字号:T|T|T

0

  周末,我与好友唐建、学文、英明循从前郁江汉子挑桐油出文斗西街的古路去寻找令牌石。

  据从前出过西街的老人讲,沿黄莺岩和青山之间的路上到青山煤厂附近,往右翻过青山,就到令牌石。从令牌石下红矿坡就到甘溪。令牌石在文斗风景歌里居于首位,应该有其特异之处,值得我们历史教师去探寻。那流传至今的风景歌是:

  甘溪上来一令牌,(令牌石)

  黄莺闪翅下楼台。(黄莺岩、楼子坝)

  桅杆插在碓窝里,(桅杆坝、碓窝坝)

  大石磴上结粽粑。(大石磴、粽粑林)

  我们估计到石家湾煤厂再翻青山可能少走些路,于是唐建老师把车一直开到石家湾煤厂停好。经热心人指点,我们徒步向东,涉林莽,穿荆棘,翻过一道垭口,对面一道高大青翠的山梁横亘在面前。天像搁在那山梁上似的,蓝蓝的,很新。白云在山梁上慢悠悠地飘荡。我们此时若在那山梁上闲游,随手拉一片云儿下来作汗巾,那一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。

  听当地人说,那山梁叫太平山。太平山的半腰由南往北依次有三块平坝,分别叫做一台坪、二台坪、三台坪。每块平坝四周山林环绕,住户似乎不多。二台坪最大,坝中间还有一个小山峦,山峦树木葱茏,让我们顿生羡慕之意,觉得这里的人们就像生活在盆景里,生活在童话里。虽然还没见着令牌石,但令牌石四周的环境先让我们醉了。

  太平山和我们脚下的青山显然隔着一道溪沟,应该就是甘溪。溪沟为林莽所蔽,不知有无流水,但我们似乎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,于是决定下到沟底一探究竟,如能无意间找到令牌石,大自然就太眷顾我们一行人了。

  下到半山的公路上,碰到一位打牛草回家的农妇。我们问她知不知道令牌石在哪里,她说,就在她屋旁边。我们都很兴奋,说要去看看。她说,没多大看头,大集体时,炸来烧石灰了,现在只剩下半截桩桩。我们见她年纪不太大,顶多40来岁,应该没有多大见识,兴许她根本就不知道令牌石在哪里。因此没听她的劝阻,兴趣盎然地依照各自的喜好拍完太平山的景色后,顺着那农妇回家的路向南行。

  走到一道岭上,见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在锄地,问他令牌石在哪里,他说就在下面,大集体时炸来烧石灰了,足足烧了两窑,现在只剩下半截短桩桩了。

  他的话无疑给我们泼了一瓢冷水,让我们的心情瞬间降到冰点。这位热心的老者没发现我们情绪的变化,主动做向导把我们带到残存的令牌石底座跟前。残酷的现实就摆在眼前:令牌石四周背景的美好依旧,但主角却消失了!曾经让我们心怀崇拜、心仪已久的令牌石,居然只剩下一米左右高的石桩,何其悲哉!

  据带路的老者说,令牌石原来大约有两丈高。从残存的半截残桩看,令牌石较瘦,因为残存的令牌石的横截面基本上是一个矩形,长一米多,宽约0.5米。

  我想,从诞生到被摧毁历经了沧海桑田的变迁,应该用亿年来计吧?其间经受海水的浸蚀,狂风的肆虐,暴雨的抽打,雷电的轰击,霜雪的摧残等难以言说的磨难?但它的坚韧与刚毅没能抵抗岁月的流逝和人类的贪婪,在火药的攻击下,它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变得非常脆弱。

  站在残桩前,我不禁浮想联翩:它目睹了遍身是毛的人类祖先进化成直立人的全过程。最初,他们像狗一样在地上趴着行走,茹毛饮血,它充满了无限的怜悯。当它看到部分猴子开始直立行走,面目渐渐清爽,面庞开始变得饱满,不由赞美生命的奇迹。它看到人们褪去大部分兽毛,光洁照悦目时,它为这造物主的杰作默默祝福。它看到多情的郁江妹子唱着:“小情哥哎小情歌,路上凉水你莫喝。喝了凉水得了病,挑不得担担出不得门。”为心上人送出西街的缠绵,它为人们的重情而陶醉。它听郁江汉子们唱:“桃子花开红艳艳,挑担桐油换油盐。壶中日月无长短,不怕皇帝不怕天。”它为郁江汉子们的豪迈而振奋,它想为人唱赞歌:“人啊,多么了不起的杰作,宇宙的精华,万物的灵长。”

  它是郁江汉子出西街的百年历史的见证者和路标。

  可人们并不领它的情,不念它的旧。人懂得科学,并不看重它上亿年的文化沉淀,看不到它是文化载体,是文化本身!他们更看重他是碳酸钙,经过高温后会变成氧化钙,也就是生石灰,可以用来拌和砂浆砌房屋以避风雨,可以粉刷白墙以书写口号,于是,人们毫不留情用火药摧毁了它。

  这些伟大的“科学家们”难道不知道当地遍地都是石灰石么,为什么一定要炸毁令牌石来烧石灰呢?

  我想也许主要是急功近。令牌石裸露于外,毫无防范,不需要费多大力气就可以摧毁,获得一大堆烧石灰的材料。

  再就是愚昧和轻视文化。曾经那段疯狂的岁月里,人们大量拆掉古建筑,现在为开发旅游资源,又修复古建筑。其动因也是如此,人们并不是一夜之间忽然懂得了文化的价值,开始重视文化产物,究其原因大部分还是由于利益的驱使。殊不知重建的建筑虽然可以修得比原来的还上规模,还上档次,但已没有历史文化积淀了。更何况像令牌石这样的自然景观一旦被破坏,是没办法恢复的。急功近利,蔑视文化是浅见的,造成的损失往往是无法弥补的,甚至是灾难性的。再过几十年,恐怕关于令牌石的记忆将完全消失,只是二三喜爱阅读的人在我的文字里才能找回一些记忆。

  在残存的令牌石桩前,我们一行人感叹了一回,沿红矿坡下到甘溪。溪水清澈,掬之可饮,心情稍好,顺流而上,欲探其源,因太远未果。

  下午回到家,与邻居谈起,计划第二天去看看新明桅杆坝的桅杆(也是一根高耸的石柱)和大石磴。邻居愕然说,桅杆石在文革时被砸毁,据说在残存的桅杆石上还可以看到“血痕”,也许是大山的血泪,而传说中的大石磴早在前几年修公路时被炸。

  呜呼!又迟了一步!这些歌谣中的风景就这样一处处消失,一处处变成了历史。

  我为消失中的风景歌默哀。

<a title='http://www.hbenshi.cn/'>恩施大硒网</a>文章来源:恩施大硒网| 责任编辑:李兴志

相关阅读:川盐古道,黄莺岩,令牌石

    热门图片
  • 民歌舞蹈
  • 社会万象
  • 恩施印象
  • 体育世界
  • 图说恩施
  • 美女图片
恩施大硒网微信公众平台

更懂恩施更懂你,欢迎关注大硒网微信
1、打开微信——发现——扫一扫,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。
2、打开微信——通讯录——右上角“添加”,搜索关注恩施大硒网

推荐: 圣诞促销广告,我们又被它忽悠 | 从Oscar de la Renta辞世看时装

共有 43 人阅读, 条评论 我要评论 理性思考 文明发言
千山万水总是情,给各评论行不行?理性思考 文明发言
大硒风情
更多
大硒专题
  • 今日更新
  • 今日头条
  • 今日推荐
  • 栏目热点
  • 网上商城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广而告之
关于大硒网 | 信息发布 | 广告投放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 | 投诉举报 | 版权隐私
抵制不良信息,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受骗上当,适度上网怡情,沉迷网络伤身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2377
Copyright © 2015 - 恩施大硒网(www.hbenshi.cn). All Rights Reserved
恩施大硒网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