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险峰:心存感恩,志在险峰

体育综合信息来源:恩施晚报编辑:无名发布时间:2018-01-26 16:55:19
字号:T|T|T

0

杨险峰:心存感恩,志在险峰

杨险峰(左一)登顶珠峰。

  在中国民间登山圈里,有这样一群登山痴迷者,他们中有房地产商、法官、建筑师、广告人,这群身体条件一般,但在精神追求上从不满足的人,组成了一支特别的登山队——“麻膜”登山队。“麻膜”本是小儿麻痹和脑膜炎的缩略语,在这里却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这群山友的业余与执著。杨险峰就是这其中的一员,他从事建筑设计行业,是“麻膜”登山队的队长。15年来,他带着队友们徒步南极,登顶世界一座又一座高山,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也见证了无数具遇难前辈们的尸体,身体力行地实践了“麻膜登山宣言”:平凡的人内心却有不平凡的渴望,从而实现不平凡的梦想。1月22日,49岁的杨险峰将自己的传奇经历向记者娓娓道来。

哈巴雪山历险,从此他爱上了爬山

  身高180厘米左右,寸头,微胖,皮肤黝黑。这是记者见到杨险峰后的第一印象。

  采访是在位于恩施市三岔镇燕子坝村的杨险峰家里进行的,当天的室外温度约为3℃,可杨险峰上身只穿了一件薄棉衣,下身也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休闲裤。

  “你可能很难想象,我之前是个体重近100公斤的大胖子,而现在只有81公斤。”一落座,杨险峰便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我不用节食,也无需太多运动,身上的肉都是爬山‘刮’下来的。2014年,我登顶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山后,瘦了9.5公斤,2017年5月登顶珠峰后,瘦了11公斤……可想而知,一次登山对于身体的考验到底有多严峻。”

  记者一脸疑惑地听着他继续往下讲。

  说话间,他随手拉起衣服,向记者展示他身上的“肥胖纹”,这是因为短时间内急速消瘦而产生的。

  “大胖儿子一下瘦了这么多,您心疼吗?”记者转过头来,问一直在旁边安静坐着的杨险峰78岁高龄的母亲。

  “心疼,但更高兴的是他每次都能安全回来。”对于这位老人来说,归来,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“怎么就突然爱上了登山呢?你身为大山里的孩子,小时候爬山还没爬够?”记者开玩笑地说。

  说起自己与登山的缘分,杨险峰至今仍觉得“太偶然”。

  2002年,当时在北京某公司工作的杨险峰被派往内蒙古负责一建筑项目,然后意外结识了房地产大亨王石。2003年,王石和一支登山队一起登顶珠峰,杨险峰所在的公司是此次活动的赞助商,而杨险峰则以公司宣传部人员的身份随行全程跟踪采访和记录。但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,杨险峰只登到了6500米左右就被抬了下来。但那次经历让杨险峰体验到了登山的乐趣。

  同年10月,杨险峰决定再次挑战自己,历时两个多月登上了海拔5300米高的云南哈巴雪山。虽然期间杨险峰也经历了严重的高原反应,但最终他还是挺了过来,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登山。自此,杨险峰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项耗时又耗体力的极限运动项目。

  2004年,登顶欧洲最高峰——厄尔布鲁士峰;2005年登顶非洲最高峰——乞力马扎罗山;2005年12月,徒步南极,到达文森峰;2014年,登顶北美最高峰——麦金利山;2017年登顶珠峰……在随后的几年里,杨险峰不断对各种高度的山峰发起挑战,并按计划逐步完成他的“7+2”探险计划,即全球的7大高峰和南北两极。

  迄今为止,除了北极,他已经陆续完成了他的探险计划。

  记者发现,在这系列登顶的年份里,唯独2009年至2011年是空白的。这是为什么呢?

  对于这个问题,健谈的杨险峰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,点燃,猛吸了几口后才说出原委:自己有4位朋友在之前几次登山运动中先后离世。

  烟雾缭绕中,记者看不清杨险峰的表情,可是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可以听出,时隔多年,朋友的离世依然是他心中的一块伤疤。

“我没有征服它,只是心存感恩和敬畏”

  对于自己登顶的一座又一座高峰,杨险峰刚开始时觉得很自豪、很骄傲,可在他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并见证过那些长眠于雪山上的前辈的尸体后,他的心态也慢慢改变了。

  “对于大自然,我觉得不存在‘征服’,也征服不了。更多的,我是心怀对大自然的敬畏,感恩那些高峰放生了我。”这一深刻体会,是他在经历过澳大利亚那场死亡历险后得出的。

  2005年6月,“麻膜”登山队一行5人攀登澳洲最高峰科修斯科峰,途中遭遇突如其来的、60年一遇的暴风雪。从头一天下午3点到第二天上午9点,杨险峰和队友们被围困在暴风雪中。

  科修斯科峰海拔2228米的高度让这群业余队员们麻痹大意了,没带帐篷,没带睡袋,甚至没穿保暖衣裤,5个人蜷缩在4平方米的空间里,等待天亮或是雪停。凌晨3点,51岁的外国向导Acaisa出现了体温过低、神志不清的危险状况。大家抱在一起取暖,杨险峰躺在雪地里抱着Acaisa,其他人轮流趴在Acaisa身上,用“三明治”的方法给Acaisa保持体温。最终,大家熬过了-25℃的寒冷夜晚。

  这次与“死神”擦肩而过的遇险,让“麻膜”队员们牢牢记住了一句话:“不要轻视任何一座山峰。”从那以后,在每次登山前杨险峰都会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做准备,其中包括戒烟戒酒以及高强度的体能训练。“不做好准备不敢贸然登山,我得活着回来。”是的,活着,对于这个见证了太多死亡的人来说,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2017年5月,“麻膜”队员们开始攀登珠峰。杨险峰将当时拍摄的视频放给记者看。画面里,队员们手拄雪仗,一个紧挨一个,大风将沿途的帐篷吹得呼呼直响,但依然可以听到队员们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。登至海拔8300米的时候,因风雪太大,杨险峰找到一个岩壁凹陷处,打算进去躲避一下风雪,正往里钻的时候,却见里面站着一个人。他冲着那个人打了个招呼,却一直得不到回应,借助头灯微弱的光线,杨险峰才发现,那人早已被冻住,身上已经出现了很厚的冰花。杨险峰细算了一下,在这登珠峰的过程中,他见过这样“站着或者躺着的人”大约有10来个。

  刚开始,杨险峰每次登山回来都会和父母说说自己的经历,可后来听助理说,每次他去登山后,母亲就彻夜睡不着觉时,他再也不敢跟父母“分享”这些经历了。而且每次登山时,他都尽量在最接近登顶的时候才告诉母亲自己的行踪,以缩短年迈的父母为他担惊受怕的时间。

“登山,只是一种生活方式,我不强求”

  作为民间登山组织,麻膜登山队于2005年被评为“CCTV体坛风云人物”。毫不夸张地说,民间登山运动的兴起和发展也是归功于这支民间登山队,而杨险峰自己也在去年底被评为“国家健将级运动员”,是恩施州获此殊荣的第一人。

  当听说他还曾带儿子一起登山时,记者不禁心生疑惑。自己经历了那么多,也见证了那么多,为什么还要将儿子也“拉下水”呢?“我带儿子登山不是为了证明什么,只是想通过这一项运动教会儿子一种生活方式,锻炼他的韧劲。”2015年,杨险峰先后两次带上年仅13岁的儿子一起攀登了海拔5035米的四川四姑娘山。在此之前,杨险峰是儿子眼里的英雄,当亲身体验了“英雄经历”后,儿子才明白“英雄不好当”。

  在他家客厅的走廊里,记者看到一双用透明塑料箱装着的一双登山鞋。杨险峰说这双鞋自己用了10年,直到鞋底开胶不能穿了。书柜上,杨险峰还保留了很多珍贵的照片和《悉尼晨报》关于麻膜登山队在科修斯科峰遇险的报道。“将它们陈列起来作为纪念,也时刻提醒自己那些年的经历。”杨险峰这样觉得。

  “听说登山界还有一个‘14高峰’挑战计划,即登顶全球14座8000米以上的独立高峰。等完成‘7+2’后,你会接着挑战吗?”记者询问他对于未来的计划。

  接过这个问题后,杨险峰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,之后也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,而是讲了自己对于计划的理解:“我可能还会一直登山,直到自己动不了为止,也可能明天就开始再也不登山了。这个真不好说,我不想强求,也没有给自己树立个什么目标或者计划,一切随缘吧,看我和登山何时缘尽。”

<a title='http://eswb.enshi.cn/'>恩施晚报</a>文章来源:恩施晚报| 责任编辑:无名

相关阅读:险峰,登山,传奇,风云人物

    热门图片
  • 体育综合
  • 社会万象
  • 恩施印象
  • 体育世界
  • 图说恩施
  • 美女图片
恩施大硒网微信公众平台

更懂恩施更懂你,欢迎关注大硒网微信
1、打开微信——发现——扫一扫,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。
2、打开微信——通讯录——右上角“添加”,搜索关注恩施大硒网

推荐: 圣诞促销广告,我们又被它忽悠 | 从Oscar de la Renta辞世看时装

共有 22 人阅读, 条评论 我要评论 理性思考 文明发言
千山万水总是情,给各评论行不行?理性思考 文明发言
大硒体育
更多
大硒专题
  • 今日更新
  • 今日头条
  • 今日推荐
  • 栏目热点
  • 网上商城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广而告之
关于大硒网 | 信息发布 | 广告投放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 | 投诉举报 | 版权隐私
抵制不良信息,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受骗上当,适度上网怡情,沉迷网络伤身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2377
Copyright © 2015 - 恩施大硒网(www.hbenshi.cn). All Rights Reserved
恩施大硒网
'); })();